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经济学家:医药市场有效运作 放松政府管制最重要

VR
来源: 作者: 2018-12-08 01:50:46

经济学家:医药市场有效运作 放松政府管制最重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 中国网财经5月13日讯 第27届中国医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今日在上海召开。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表示,如果真正想让医药市场有效运作,真正使医药市场变得更值得患者、病人信赖,最重要的是放松政府管制。 以下为文字实录: 谢谢吴会长,非常高兴能有机会来跟大家做交流,非常抱歉,我对医药行业的知识非常有限,但是我的感觉是它比较乱,为什么乱?有很多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政府管的多,所以就比较乱,为什么政府管的多会使市场变乱呢? 在经济学里面,为什么需要政府管制呢? 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存在垄断,第二个就是公共产品,第三个就是非对称信息。在医药行业来说,非对称信息是一个主要的问题,在交易当中,一方知道而另一方不知道的信息,如果两方都不知道这个就不叫非对称,人类的知识非常有限。人犯的错误与自私、贪婪有关,但是人有很多错误也是明知故犯的。在科学领域,我们在探索这个问题,我相信永远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好比说我们今天制定一种药,比如说抗生素的副作用,当年发展它的时候大家没有认识到它的副作用,只认识到它好的一面。在经济学里面分为两类,一类是事前的非对称,一类是事后的非对称,事前就是在交易之前已经存在一方知道,另一方不知道。事后就是在交易之后,一方采取某一种行动,包括坑蒙拐骗,另一方不知道五世。这两类不对称就会导致两个重要的问题,第一个就是逆向选择,高质量的东西反倒战胜不了低质量的东西,原因就是消费者不知道谁是高质量谁是低质量,低质量的东西生产成本肯定低,它可以卖的很便宜。高质量的东西卖的很贵的话,消费者就不会买,结果导致了低质量的东西流行,高质量的东西流行不起来。举一个我们熟悉的例子,比如说猪肉,有的注水了,注水之后,比如说它进价五块钱,每斤肉注半斤水的话,四块五就可以卖了,而如果不注水的话至少要买五块以上,但是消费者不知道哪些肉没有注水哪些肉注水了,消费者就买便宜的,所以就迫使原来不注水的人也开始注水了。事后非对称信息可能会带来道德风险,以医药市场为例,由于事前信息不对称,在药厂和消费者之间是非常严重的,一种药的质量,里面的成分,药厂是知道的,生产者是知道的,但是病人并不知道,是哪些成分构成的,哪些有正面效果,哪些是负面效果。再一个就是医生和患者的信息不对称。事后的信息不对称典型的就是在治疗当中,医生无论是开药还是很多检查,病人跟他已经有交易了,一旦我们进了医院,我们跟医生就是一个交易,合同已经签订了,他可能给你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检查,现在这个很普遍,这就叫道德风险。 经济学家由此得出一个结论,由于存在非对称信息就会导致市场失灵,怎么解决市场失灵呢?就要由政府来干预。我想告诉大家,市场没有失灵,我们讲的市场失灵实际上是经济学理论的失灵,而不是市场的失灵,因为经济学最初的结论都是基于对称信息,就是双方都知道的情况下的交易,由此得出一些有关效率等等方面的结论。后来发现这个市场上信息不是那么对称,所以反过来就得出一个相反的结论,这个情况下市场就会失灵。我为什么说市场没失灵呢?大家可以想一下,非对称信息是市场的基本特征,市场基于分工,分工一定会带来非对称信息。只要存在分工和专业化就存在信息对称,而且也可以进一步讲,人类过去200多年之所以能够这么迅速的发展,就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每个人只用他自己的一点知识,我们说隔行如隔山,在专业领域的人一定知道的事情比专业之外的人要多的多,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人类还进步这么快呢?市场本身有它解决信息不对称的方法、机制,而这一点恰恰是我们过去的经济学家所忽视的。解决信息不对称,也可以说企业家,包括制药厂的企业家的主要工作。如果这个市场当中存在着信息不对称,高质量的东西本来应该卖出去,但是没卖出去,如果有人能够解决这个信息不对称的话,那个交易就会给双方都带来好处。这样无论没有信息的一方还是有信息的一方,他们都有积极性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式。没有信息的这一方会想办法获取那些信息,而有信息的那一方也想办法告诉别人自己的质量是好的,比如卖药的,你真是好药,你总是想办法要告诉别人,你不会无动于衷。 还有一种就是第三方,他也有积极性提供或者创造一种信息,解决买卖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有一位经济学家打这样一个比方,我们买车以后需要停车场,现在谁提供停车场?无非三个方面,一个是买车的人自己买停车场,第二个就是由另一方提供停车场,比如说你去商场,商场自己会修停车场,它不修停车场的话就没人去买东西了。第三个就是专业的停车场公司,它可以通过这个来赚钱。这个也是市场解决信息不对称的三个方式,自己提供或者对方主动提供,还有就是第三方。买的人,无论你买任何东西,你总是要事先了解情况,你可能买一些书,或者你有专家朋友帮忙,寻找咨询等等,这些是比较直接的。间接的方法是什么?卖的人怎么设计一种机制,这种机制就是让卖的人说真话,他不敢说假话,说假话就完蛋了。有一点非常重要,要使这种机制发生作用的话,价格必须是自由的,什么意思呢?高质量的东西和低质量东西的差价必须足够大,如果不够大,高质量的东西就不好提供。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启示,如果一个政府把价格限制住以后,一定是市场上劣质的产品越来越多,优质的产品慢慢消失了。据我了解,这种情况在医药市场上也是存在的,我们很多药效果是不错的,但是由于发改委的政策,好多药就消失了,这个价格管制的初衷是好的,结果是坏的,好药没了,不好的药充斥市场。 我今天要讲的重点就是解决非对称信息有两点,一个是声誉机制,就是政府干预,另一个是市场自己解决。 市场解决非对称问题的机制就是声誉机制,包括个人的声誉、企业的声誉,生命机制的本质是什么?一个人为了长远的利益而不愿意受到短期机会主义的诱惑。诚实是最好的策略,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企业投资的固定设备,如果它只想追求垂直买卖的话肯定是亏的,不可能赚。当一个企业投入大的投资的时候,一定是考虑更长远的事情,但是你要考虑更长远的话,你就不可能靠坑蒙拐骗,你利用信息不对称骗人一次可以,但是两次、三次还可以吗?声誉机制可以说是市场上一只看不见的眼睛,你看不到它,但是它看得到你,你干的任何坏事它都记下来,你干的任何好事它也记下来。你干了坏事总会受到惩罚的,你干了好事最后总会得到好报的,靠坑蒙拐骗的企业最后一定都跑了,我不能说诚实的企业百分之百会成功,因为成功有好多因素,当然中国市场有一些特殊性。 要使这个声誉机制发生作用有几个条件非常重要,第一个就是这个博弈一定要重复博弈,不是一次性的博弈,如果我们在做一次性博弈,我们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就卖一次的话,重视声誉的可能性就不大。比如说去旅游景区吃饭为什么都很贵又难吃?因为他们就觉得这是一次性生意,你去了一次可能就不会去第二次了。第二个就是要有足够的耐心,人活在世界上,我们不是活一天,不是一年,甚至不是两年三年,我们想的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们不仅要考虑一生的事情,还要考虑死后的事情。比如说你死了以后,没人参加你的追悼会,没人跟你告别,没人埋葬你,你是不是觉得很痛苦?就是人在活着的时候,我们要想的很远,不同的人的耐心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有的人是今朝没酒就喝凉水。我们经常会受到短期的诱惑,让一个人变得更理性就要看得远一点,不要只为眼前的好处来干一些坑蒙拐骗的事情。第三点就是要环境相对确定,当然我们知道市场本身是不确定的,正因为市场是不确定的,才使得政治环境、商业环境变得如此重要。做企业的人预测未来真的非常难,再加上政治环境的不确定,大家要考虑长远就变得非常的困难。第四点非常重要,骗人的人,他的欺骗行为能够被及时观察到,如果你骗一次观察不到,骗两次观察不到,骗无数次都观察不到的话,没有人不骗人,但是如果你骗一两次就被观察到的话,你还敢骗人吗?这就是信息问题,我们怎么让欺骗人的行为很快被广而告之,变得非常重要。最后一点就是受骗人要有积极性惩罚那个骗人的人,不是一定要去法院告你,但是以后我不再跟你玩了,这是可以的。这个问题看起来进来,但是经常是受骗的人没有积极性惩罚那个骗子。比如说强奸犯,为什么很多强奸犯最后逃避了惩罚?就是因为受害人不敢去告他,按照中国传统的观念,一个女的被人强奸了以后就嫁不出去了,所以就忍气吞声,最后就导致强奸犯得不到惩罚。比如说我们去一个药店买东西,它骗你了,你以后最多就不去那儿了,麻烦在哪儿呢?比如说买东西的人给别人买东西,比如说政府采购,他被骗了,他没有积极性去惩罚欺骗的人,其实好多时候都是联手的,他知道是假的,但是我要的就是价格低,你给我一点好处,反正我是给病人买的,我又不是自己用的,医药的集中采购一定存在这个问题。还有其它的公共工程,为什么中国的豆腐渣工程那么多?就是买东西的人没有积极性惩罚骗子,他不仅没有积极性惩罚骗子,还会和骗子合谋谋取私利,这就是市场上存在坑蒙拐骗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你买房子,为什么现在的房子质量变高了?原来房子的质量就低呢?因为原来都是公家采购,单位采购,我这个单位买房子,我一次买100套、200套,卖房子的人把一两个人搞定就可以了,几百套房子都卖出去了,现在就不行了,现在你卖出100套房子,你要搞定100家人,可能就是两三百人,你把太太搞定了不行,还得把先生也搞定,还得把孩子搞定。所以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买东西的人是什么人是非常重要的,市场上现在好多价格虚高都与买东西的人不是自己买东西有关系,我们这个国家花病人的钱买东西的人太多了,为什么一包烟要几百块钱?凡是抽高档烟的人没人自己买来抽,全是别人送的。 我们总结一下,要让一个人重视自己的声誉,就是他要在长远利益和短期利益之间进行比较,我骗你一次可以得到多少好处,后面的就是你损失多少钱,你要比较一下,一个国家如果它不能使市场进行长期博弈的话,那它就没有办法使人们注重自己的名声,没办法使人们诚实,欺骗的行为就会越来越多。满足这五个条件,在传统社会比较封闭,都是富人之间的交易,你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你不敢放肆。现在这个社会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你骗了我,我也找不到你,我即使找到了,我告诉病人不要上你的当,病人也听不明白。亚当斯密200多年前有这么一段话: 任何一个国家一旦引入商业活动,诚实和守时就相伴而至。这些美德在原始和野蛮民族几乎不为人知。在所有欧洲国家中,荷兰人是最为商业化的,也最守信他们的承诺。英格兰人比苏格兰人要好,但不如荷兰人。在这个国家(英国)偏僻的角落,不如它的商业发达的地区。这并不像某些人假设的,可以归结于它的国民性。不存在任何自然的理由,为什么英国人或苏格兰人不能像荷兰人那样,在履行自己的协议时恪守时间?问题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到自利,自利这个一般原则控制着每个人的行动,引导人们按照自己的优势训练方式,它在英格兰人中和荷兰人中是一样根深蒂固。做交易的人担心自己的名声受损,做每件事都有所顾顾忌。当一个人每天可能做20个交易的时候,他不可能通过伤害邻居得到任何好处,因为任何欺骗行为都会得不偿失。而当人们相互之间的交易活动只是偶然发生的地方,我们发现他们更可能欺骗,因为他们从狡猾的小伎俩当中得到的利益大于他们因名声受损而遭受的损失。 这是亚当斯密200年前讲的这一段话,诠释我前面所说的意思,如果商人之间有更频繁的交往,也就是重复博弈的时候,不大可能从一次性的背信弃义当中得到好处,因为他这样会遭受更大的名声损害从而带来损失。现在资产阶级究竟给我们创造了什么样重要的体制,使得这个声誉机制发挥作用?我们跟传统社会很不一样,最重要的就是企业,过去叫商号,每个人的生命总是有限的,五九现象,为什么呢?因为是博弈的最后一次了,没有积极性建立一个好的名声了,年轻人刚入职的时候很勤快,45岁以后就很懒散了,年轻的时候想要一个好名声,让别人看得起自己,要提拔,后来一看提拔没希望了,破罐子破摔。假如你现在创办了一个企业,你有一个名字,企业就是一个名字,你现在已经年老体衰了,你想退休了,或者你完全理想改变了,原来做制药企业,现在不想做了,你想卖这个企业,但是你这个企业能卖多少钱呢?依赖于你这个企业的名声,还有企业的品牌文化。在这样一个制度下,即使一个人不再愿意重复博弈了,他在最后阶段仍然重视这个企业的名声,从这个角度说,企业是个法律的构造,不随着自然人的死亡而死亡,新的接班人会来的,IBM卖给联想了,联想仍然要把它给做好,不是说柳传志可以活着,而是说联想可以活着,如果你做的好的话。企业作为一个组织改变了人类的博弈,我们传统的是个人之间的博弈,现在变成一个组织之间的博弈。 有了企业之后,欺骗的行为就很容易被观察,麦当劳有几百万员工,任何一个麦当劳的员工骗你了,你都不可能记住他,即使记住了,你告诉别人,别人也记不住,但是现在你只需要说麦当劳骗我了,卖了过期的汉堡包了,全世界都知道了。企业的名号就把所有企业内部的人的行为都总结进去了。企业就像一个庙,我们每个人都像庙里的和尚,庙里和尚的行为要靠庙的声誉来约束,为什么庙的声誉可以起作用呢?庙里有方丈,他的位置的继承,他自己的名声与这个相关。一个企业无论是什么企业,像北京大学唯一的资产就是它的名声,就是它的声誉,其它的东西都是成本,所有的机器设备都是成本,土地也是成本,我们真正有的价值就是多出的那一块,就是名声。有了这个体系,我们大量的交易都不需要借助于法律了,法律是最后一个求助手段,真正的商人不是经常求助于法律手段的,我们都是靠信誉来做担保。企业本身是一个连带责任,市场上众多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他们互不认识,每个人观察能力和记忆能力都很有限,但是有了企业,建立了连带责任,第一点就是老板是跟所有的员工承担连带责任,任何员工干了坏事,老板都逃避不了责任。比如你是制药企业,完全可能由于你一线生产员工的质量出了问题,你的名誉受损,你要跟所有人承担连带责任,所以你要想办法设立好的管理制度和机制机制,使得每一个环节都不出现问题。一个品牌企业它是要跟所有的上游企业承担连带责任,医药行业也是这样的,由于你有好多供应商,原材料,那不是你生产的,但是对不起,它出了问题,你一定会遭受损失,因为它承担连带责任。 举一个汽车行业的例子,比如说奔驰公司一部车有上万个零部件,供应商都有几百家,一级供应商都有好几十家,二级、三级供应商就更多了,从最初的铁矿石开始就不知道有多少了。但是最后承担责任的就是奔驰公司,如果车出问题了地是因为钢的质量问题,你不会去找钢铁企业,说你这个质量不合格,你得赔我,你只要找奔驰公司就可以了,奔驰公司负责所有前面的责任。这就使得这个企业在市场上得到了我们的信任,这个是大企业,实际上也是为所有的小企业承担连带责任,这就是品牌企业。品牌是什么?品牌实际上就是你的声誉的积累,一般越是大的企业越有积极性建立自己的品牌,因为本身你怎么做大的,你就是靠品牌做大的,你要得到大家的信任,过去同仁堂这些传统的药,刚开始就是一个药店,为什么后来变得全中国都知道呢?就是因为靠它的声誉做大的,一旦你做大以后,你干一次坏事就全盘皆输,所以越是大企业越要做自己的名声。谈一个与反垄断相关的问题,说每个大企业都没有办法影响价格,这就是完全的竞争,这完全是错的,我们想一下,没有大企业我们去信任谁?正是因为有了大企业,我们才有了信任,大企业就类似于一个总承包商。它给你立军令状,说你从我这儿买东西,出了任何问题我都负责任。中国现在出现一些大的制药企业,但是总体来说我们的集中度很低,为什么西方的药品市场比我们要好得多呢?就是几家大企业主导,任何一个行业在变成几家大企业主导之后,市场就规范了。如果有垄断一定是因为政府授予特权,你只要把中国电费的特许经营权废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的运营模式马上就会改变,因为马云、马化腾都可以来做,没有大公司可以高枕无忧,为什么那么多国际上大的制药企业每年要花百分之十几的收入来搞研发呢?如果你不搞研发,你用不了三年就会完蛋了,所以你们从来不要担心市场上会出现垄断,一家企业如果不努力、不创新,仍然可以占领市场,那一定是政府保护的结果。中国药品市场要规范起来,一定要有几个巨头。当然在医药市场上,不仅是药厂的大品牌,还有药店品牌,药厂如果不能够为自己负责,药店要为药厂负责,你生产的药,你可能是一个小药厂,但是你有一个产品非常好,那么你就可以建一个品牌。 还有医院的品牌也很重要的,如果我们不相信药厂,不相信药店,我们也可以相信医院,你卖给我的药,我就相信,这三个方面不是完全替代的,但是要有品牌的药厂、品牌的药店、品牌的医院,如果这三个都有的话,那么市场就会有秩序得多。 企业注重声誉有几点很重要:第一,企业必须要有老板,企业的价值就是声誉的价值,如果企业没有老板,那就没有人会关心声誉的价值,这个声誉机制也就不起作用了。第二,要产权得到有效保护,特别是无形资产,这一点恰恰是要政府做的,包括知识产权的保护,我们中国过去不太注意,因为我们经常希望从国外拿到一些研发的药物去生产,但是这会变成严重的问题。第三个就是企业必须能被交易,如果麦当劳不能够交易的话,它就不值那么多钱,也没人那么关心它,如果联想公司说柳传志退休了,联想就要关门,那么柳传志也不会那么关心它的了,所以交易是有多种方式的,麦当劳不是说可以卖掉,而是说特许经营。第四是进入和退出的自由,没有进入和退出的自由,那么你也不要相信声誉会起作用,因为它获得了垄断地位以后,它靠垄断就可以活下去,它就没有积极性不断地改进质量。如果这四个条件满足的话,市场的声誉机制很好地解决非对称信息问题。还有相关的中介组织,为什么需要中介组织?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也是一个中介组织,要我们干什么?就一个简单的理由,有我们跟没我们比,这个市场要更规范才行,更值得消费者相信才行,所以中介机构的功能就是维护市场秩序,清除害群之马,使得成员企业更值得消费者信任。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做好多事情,比如说我们协会可以成立一个赔偿基金,凡是我们协会成员骗了人,生产了假药,首先我们协会负责赔偿,敢不敢?如果你敢做的话这个协会就很有价值了,那就需要一个监控体制了,谁能入这个协会?你声誉不好就不要你,入了这个协会以后你可以打一个旗帜,我是中国医药协会的会员,这样病人就会信任你,你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如果做不到那么它的价值就不大。消费者有投诉的话你能不能解决?这些东西都很重要,未来如果使这个协会更有价值,我觉得要做好多事情。 而我们这个协会本身的价值靠什么维持?靠我们自己的声誉,这和刚才讲的企业的那一套东西是一样的,但是我很遗憾,我们中国的协会基本上都是官办协会,官办协会怎么改变?如果不改变的话就起不到我讲的这个作用,在国外所有这些企业的协会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这个,有了它市场更值得信任,我们在这方面还是差强人意的。接下来就开始政府管制了,政府管制被认为是解决非对称信息问题导致的市场失灵的手段,政府管制的主要手段有准入限制和审批、质量标准、信息披露、各种评比、年审等等,这些都是政府做的。那么为什么全世界的政府管制都失败?很简单的,传统的经济学有三个隐含的假设,政府是无所不知的,你是有信息不对称,政府没有信息不对称;第二个,政府是大公无私的,没有自己的私利,只为人民服务。第三,政府是说话算数的,这三个其实都不成立。其实政府是无知的,政府官员跟普通人一样,它有七情六欲,他有亲戚朋友关系,他有他的情绪,他也是人,所以你不能假定他跟私人企业不一样,我们经常说这是政府做的就很高尚,私人做的就不高尚,政府不就是私人吗?政府也没神,都是人,凭什么那个人到那儿就高尚了?所以这个都不成立的。政府今天也是言而无信的,为什么言而无信?美国、英国都这样,你看金融危机的时候,大企业要倒闭,政府不让它倒闭,它一倒闭之后问题更多,所以政府做的事情你没法相信,都是机会主义。政府和企业不一样的一点,至少在一个国家范围之内,政府是垄断的,企业搞不好就垮台了,你不能让政府垮台啊,所以声誉机制对它不是很能起到作用,即使在西方国家也是这样的。 由于这些原因导致了传统的失败,但是我今天跟大家讲的最重要,我讲了多年了,政府管制不仅自己失败,最大的麻烦是什么?它破坏市场声誉机制。这个图的横坐标就是政府的管制程度越来越多,纵坐标就是政府的声誉,一条需求曲线,一条供给曲线,如果每个企业每个人都特别重视自己的声誉,我们不需要政府管制,如果每个企业每个人都不重视自己的声誉那么就需要政府管制了。一开始管制多的话,企业会注重声誉,但是管制得过多之后,企业也就不重视了。为什么?管制多了,政府的自由裁量权就更大,未来的不确定性就越大,这个时候企业就更倾向于追求短期利益,因为长期看不清楚。像煤炭行业就最典型,我开矿了,但是明天能不能开,我不知道,因为政府突然下令明天要关闭,那我就考虑短期利益了,我就拼命赚钱,我不管以后。第二个就是政府管制创造垄断租金,使得惩罚更不可信,要使声誉机制发挥作用一定要干坏事的人真正受到惩罚,别人不会再跟它做生意,但是如果你有垄断租金以后,政府就是一个垄断机构,这个机构干的任何坏事,你都没办法。第三个,管制越多,政府官员的权力越多,权力越多,引起的腐败就越多,我们不能把每个人当做圣人。 这种情况下,你可能贿赂政府官员比讨好消费者更容易,所以你花大量的精力去搞政府公关,而不是去提升药品质量。按照经济学道理,这有一个焦点,这个焦点就是均衡点,最麻烦的就是一个国家陷入这种状态,这两条线没焦点,市场混乱,因为管的少,管的越多,市场更混乱,更混乱就更管,更管就更混乱,最后我们就陷入了一个管制陷阱,我们国家一出现问题大家就说管的太少,就拼命管,结果越管越乱,因为我们本身的管制效率低。如果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未来的思路就不太一样了,我没时间讲更多的案例。食品医药的腐败是最严重的,这两年披露的所有事都与这些有关,最近我听说药品价格放开了,这是一件好事,这个管制本身也是害政府官员,好好的一个人权力多了以后,慢慢经不住诱惑,无功不受禄,他一定是有功了才受禄,我没给病人就给你了嘛,你赚了一个亿给我六百万,我心里不觉得有歉疚啊,所以这就腐败了。还有一个就是食品的安全问题,没有食品医药监管的话,好像中国人都会死了,没有那样的事情,最近披露的有关2014年世界药品安全犯罪1.1万件,食品医药生产之流通、监管领域查办的职务犯罪就2286人,这些都是与管制有关的。 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研究了85个国家,管制跟市场指标的比较,他们发现了什么?从企业遵从国际质量标准的程度来看,一个国家的管制越严重,审批程序越多,企业反而越不遵守国际质量标准。他们还发现,随着审批程序的增多,污染并没有减少,中毒事件发生的概率在上升,地下经济、地下就业的比例在增加,但是企业的盈利并不增加。这有好多原因,为什么管的企业不增加?因为大量的交易成本增加了,不是正常的交易成本,而是非正常的交易成本增加了。我们要贿赂医生,要贿赂官员,反正有一个门槛我们就贿赂一次,进一个门贿赂一次,把门的人肥了,但是等你进完所有的门以后,就要吐个精光,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也是全世界面临的问题。 总结一下我今天讲的内容,就一句话,如果真正想让我们这个市场有效运作,真正使医药市场变得更值得患者、病人信赖,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要放松管制。当然了,放松管制是一个过程,不是说一下子都废了,一定要给大企业有品牌的成长空间,最后由他们去主导市场秩序。在这个过程当中出现一些小的问题,我们不要太担心。最后用我好多年前讲的一个真实的故事来说明这一点,其实我在农村的时候,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生产队的树经常长不大,因为没人关心它,有人放羊就把它吃了,生产队的领导是比较务实的,他就说这不行啊,还不如分给社员们自己看管,大家都同意了,一分,头一天晚上宣布分树以后,第二天发现有些人把小树砍了当柴烧了,为什么你不多等两年把这个树卖了赚钱获得更大的收益呢?因为他预期今天他不砍,你明天就收走了,没砍的就吃亏了,每次都证明谁砍得早谁就占便宜,这就是我们市场秩序现在面临的问题。如果我们看到某一个市场出现小问题,马上引入一个新的管制规则,那么这个市场永远是混乱的,这是小范围的一定程度的混乱,时间长了以后这些混乱会解决的,但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要认清方向,只有往这个方向走,药品价格不能管,企业的规模也不能管,最应该管的就是你说的话必须是真的。所有的商店给女同志卖衣服为什么都可以给你试呢?不让你试就卖不出去啊,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如果你说了假话一定要受到惩罚,你标的成分跟你实际的成分不相符的话一定要受到惩罚,只有这样,中国的市场秩序才能真正建立起来。谢谢大家! 石牌楼
保妇康栓可以治宫颈糜烂吗
ffu厂家
新款启动道具供应商价格
地面互动投影价格
进口磁力钻厂家
治疗宝宝咳嗽
婴儿多少度算发烧
小儿如何退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