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文化部一出手23家单位26个直播平台被查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8-12-27 17:30:35

7月12日,文化部公布了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文化活动查处名单,依法查处23家络文化经营单位共26个络表演平台,共计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

其中,包括斗鱼、熊猫、六间房等在内的12家运营单位因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和危害社会公德等违法违规内容被责令立即整改,另有11家单位因未经许可擅自从事络表演等违法违规经营活动而被责令整改。

除了监管压力,络直播平台还面临同业竞争压力。多位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表示,通过烧钱拼流量、拼活跃度的众多直播平台将在今年下半年出现“大洗牌”,目前已经有平台停止运营,未来直播平台可能只会存活下来十几家。

23家单位26个平台被查

当下,络直播行业确实很火。

7月11日晚间,papi酱在百度视频等8个直播平台进行了直播“首秀”,近90分钟的直播吸引了超过2000万人观看。papi酱作为直播红的典型事例,其吸引流量的非凡功力也印证了红直播行业的火爆。

在此背景下,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流量和资本均在追逐这一新“风口”。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人数接近400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

然而,新生事物的“野蛮生长”总是会在有意无意间挑战现有规则。随着直播平台的井喷式发展,部分平台法规意识淡薄,一些“主播”以低俗、色情等违法违规内容吸引关注,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例如有直播平台经常出现自残、色情暴力内容。业内人士指出,部分平台甚至默许这些内容出现。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文化部果断出手进行干预。今年4月8日,文化部下发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文化活动查处名单,重点整治含有宣扬暴力、色情和危害社会公德内容的络表演活动。

7月12日,文化部公布了查处结果,依法查处23家络文化经营单位共26个络表演平台,共计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整改违规表演房间15795间,解约严重违规络表演者1502人,处理违规络表演者16881人。

其中,斗鱼、熊猫和六间房等12家经营单位,因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和危害社会公德等违法违规内容而被要求整改,并依法给予罚款及没收违法所得等行政处罚。另有11家单位因未经许可擅自从事络表演等违法违规经营活动而被责令整改,并依法给予罚款及没收违法所得等行政处罚。

对此,M2公会负责人马里奥向《每日经济》表示,视频直播的“草莽时代”终结了,未来的视频直播行业将会越来越“正规”,2016年底国家将会有整套措施出台,比如北京已经开始试行主播“黑名单”。

“我们也希望能够严格管理和执行。”马里奥表示,监管层施行长效管理机制之后,所有从业人员都可以在同一个标准下真正把心思花在内容上,而不是想着去打擦边球搏出位。

直播行业将迎“大洗牌”

papi酱7月11日晚间的直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其直播的8个平台有不同的数据变化。一直播和花椒直播等一度有超过400万粉丝,但等到直播结束,两家平台的人数均有所下降,而美拍则不降反升。

在直播技术、直播门槛和红资源一定的情况下,如何牢固地锁定观看受众,继而在200多个直播平台的“百团大战”中脱颖而出最终存活,是各家直播平台的当务之急。

“入门简单,存活太难。”这正是直播平台的真实写照。众多初创公司蜂拥进入直播领域,但是高额的运营成本并非一般机构能撑得住。来自今日红的数据显示,2015年,虎牙直播亏损3.87亿元,龙珠直播亏损5212万元,几乎没有直播APP能够盈利。

另据Talking Data数据,从2012年起,视频直播领域的融资项目数量逐年上升;从2014年起,融资金额逐年上升,2015年融资金额近10亿元,2016年1~5月,融资金额已经超过10亿元,资本市场对视频直播的关注度不断提升。

不过,2015年以来,视频直播领域的融资项目以天使及Pre-A轮、A轮为主,两者数量之和占比达到73.7%,其项目多处于较早期阶段;融资金额主要集中在B轮。对此,艾媒分析师认为,直播行业除了人力成本外,还需要购买大量价格昂贵的专业设备和支付宽带的费用,目前许多直播平台都在亏损,或者是靠融资在支撑。

《每日经济》注意到,实际上,“洗牌”比想象中来得更早。“爱闹直播”曾是一款异常活跃的直播APP,通过明星造势和事件营销赢得各方关注。但近日登陆其APP时却一直无法进入,今日红引述多位业内人士消息透露称,“爱闹直播”已经停止运作。拨打其公众号上的联系,显示为空号。

多位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表示,“爱闹直播”的停摆可能是行业倒下的第一张“骨牌”。目前直播平台门槛很低,入门不难,云服务商可以提供完整的底层架构,1个月就可以上一个新的直播APP,但是高额的运营和推广成本,使得很多中小平台乃至大平台都比较吃力,未来直播平台可能只会存活下来十几家。

“独立发展的直播平台没意义,未来的直播平台将会依附到比较大的互联公司。”今日红创始人彭超认为,以后的直播将成为一种常用工具,大公司可以实现一站式解决需求,不需要独立的直播平台。

无尘车间
钢坝生产基地

相关推荐